“养老保险的费率一旦降下去,再提上来就不容易了。”孙洁表示,政府在制定政策时,需要在未来养老金缺口和当前企业减税降费之间进行权衡。“目前处在经济转型期,企业困难的问题比较突出,加上中国社保费率在国际上偏高,企业负担较重,因此降低企业养老保险费率势在必行。”

可以从我们的财报上了解一下,投资人已经看到我们的成本控制和用户规模的成长。今年新的一年我们在用户规模和成本控制方面继续良好的态势,今年的重点,包括我自己的重点就是收入TOP LINE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