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不是为我们,这对我们不重要——我们会没事的。但对我们后代来说,这似乎是一个相当凄凉的世界。

后来,在一次聊天中,李学勤和辛德勇说起去医院看病的经历,当时挂了专家号也没看明白,最后是他自己给自己确定了病症。令辛德勇诧异的是,大医院的专家怎么会看不明白。李学勤指指外面的长安街马路说:“德勇啊,什么是专家?外边儿马路上的人,看我们这大楼里不也都是专家么?”